“中国自古讲求和而不同、敦亲睦邻”

发表时间: 2020-01-13

对道义、信义的强调也一直贯串于中海交际实践。儒学大家马一浮1964年曾写下两副诗联分赠毛泽东、周恩来,感言“讲信修睦”。(88)周恩来在与外国人来往时多次强调,“我们要相见以诚,要怎么说就怎么做,我们毫不搞阴谋”,“中国人措辞是算数的。”(89)习近平也强调,“中国人讲,‘唯以心相交,方能成其长远’。”

第四,正确看待事物差别,强调转化性思维。中国文化一直强调辩证地看待差别,认为在必然条件下抵牾对立两边可以彼此转化,这就是人们所强调的“同”与“异”的干系。老子的思想最具代表性。他在《道德经》中强调“有无相生,难易相成,是非相形,高下相倾,音声相和,前后相随”,“祸兮福之所倚,福兮祸之所依。”(27)天下万物之间彼此关联,彼此转化。《周易》“生生之谓易”,强调世界不绝成长变革,变革是事物存在的根基方法。(28)世界万物恒常变革成长,宇宙万物变换不已,是一个一阴一阳、一阖一辟的对立统一进程。《易经》强调,“易穷则变,变则通,通则久”。江泽民谈到在剧烈的国际竞争中如何把握主动时也指出,“机会和挑战,利和弊都是相对的,在必然的条件下可以彼此转化。昔人说‘物无稳定,变无不通’。”(29)戴秉国2016年在中法干系研讨会开幕式的致辞中强调,“‘变’中包括着‘稳定’,‘稳定’中孕育着‘变’。这是中国式哲学思维的辩证法,对我们研究国际形势也有很强的警惕意义。”(30)由此也很好领略,为什么中海交际一直强调事物自己是不绝变革的,好与坏、先进与落伍都不是绝对的,纵然在倒霉的条件下也要缔造有利条件。在实践中,必需适应变革,不绝调解,办理问题的要领不能一成稳定,而应因时因地因事而变,要按照差异时代、差异工作,采纳差异要领,机动变通。对付一些国际和地域的热点和难点问题,要害是要引导事物向好的偏向转化,而不是通过简朴的制裁、镇压甚至靠军事暴力手段办理。此类事例在中海交际中不胜列举。譬喻,中国回收“一国两制”与英国机动办理了香港问题。改良开放以来,中国与国际体系的互动也可以说明这一点。尽量中国在重返连系国后对国际体系的许多方面较量排出,但照旧机动地选择性参加,通过这样一个进程使本身和国际体系都产生了变革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