极端球迷认为这就是对北爱尔兰不忠

发表时间: 2020-02-10

  03宗教到足球

极度球迷认为这就是对北爱尔兰不忠

极度球迷认为这就是对北爱尔兰不忠

  典范的凯尔特球迷是天主教徒和民族主义者,他们认为本身是苏格兰人,可能爱尔兰人,总之不是英国人。

  相信不少老球迷都认识这个作风硬朗的「中场扫荡者」,他出生在如今流行天主教,过往却属于新教的北爱尔兰。

极度球迷认为这就是对北爱尔兰不忠

  这两队的每一场角逐都宛如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,上阵者无不身先士卒,三军用命。要领略这对「死敌」的故事,还得从几个世纪以前,英国和北爱尔兰的汗青讲起。

  固然吃瓜群众大概难以领略凯尔特人与流离者队之间的剧烈情绪,但两队的足球故事却承载着富厚的宗教、汗青与政治文化,这也是世界上其他球队无法找到的汗青印记,他们用体育的方法传承着信仰。

  04新仇+旧恨

  在足球世界中,德比战永远是最吸引人存眷的,富丽的西班牙国度德比,颇有汗青的意大利米兰德比,错综巨大的英格兰伦敦德比......

  2019年12月底,杰拉德执教的格拉斯哥流离者队作客凯尔特公园,2比1击败了凯尔特人,终结了流离者在此9年不胜的汗青。

  这和流离者队的球迷对英国的认同形成了光鲜的比拟。这也意味着两支球队之间的比拼不只是谁在足球角逐中得胜,谁赢得苏超冠军的问题,也夹带着宗教和信仰的暗战。

  02宗教足球初现

极度球迷认为这就是对北爱尔兰不忠

  可以说,凯尔特人的胜利代表着天主教和民族主义的胜利,而流离者队的胜利则浮现了爱国主义和新教徒在反抗中占据上风。

  这个时候,新教从天主教中破裂出来。在中国,「基督教」这个名称有时指整体上的基督教,包罗新教、天主教和东正教三大教派,有时就专指「新教」。

  凯尔特人在苏格兰观众中所占的比例为36.5%,在所有被观测的俱乐部中是最高的。流离者队的比例则为27.4%。

  不外,两队的蜜月期没有维持太久。1912年,一起和足球无关的事件,改变了两边的汗青历程。那一年,贝尔法斯特造船厂Harland&Wolff在格拉斯哥Govan新建的造船厂开业,这个船厂紧邻着流离者的主场伊布罗克斯(Ibrox)。

  你想去看一次老字号德比,感觉体育文化的气力吗?各类阻隔竣事之后,我是挺想走一趟的。

  文 / 葛思文

  1872年,流离者队由威廉·麦比斯、彼得·坎贝尔、摩西和彼得·麦克尼尔四人创建,他们从一开始就有新教徒的身份,但并未果真。

  更严重的是,2011年,列侬和他的球员尼尔·麦克金收到了灭亡威胁。就连列侬的两位伴侣,也是凯尔特人的支持者,状师保罗·麦克布赖德和政治家崔西·戈德曼都收到了邮包炸弹。

  编辑 / 宋鑫宇

  然而上世纪90年月末,为了在顶级联赛中保持竞争力,流离者队开始操作一个名为EBTs的法令裂痕来为球员避税。他们通过不仅彩的手段买入球队本无法承担的优秀球员。当EBTs被公布为犯科时,该俱乐部收到复杂的税单与罚款,球队被迫在2012年清盘重组。

  凯尔特球迷还在网上大举讥笑他们的老敌手,声称新创立的俱乐部只是没有汗青的暴发户

  肯尼·达格利什

  欧洲各国的宗教战争中,常起因于经济和政治好处等争执,经验过很多流血战事。十六世纪中期到十九世纪中期近三百年的战争,导致欧洲人口大量淘汰,经济衰退。一直到1815年维也纳集会会议,各国才意识到久战俱伤,开始采纳宗教宽容政策。

极度球迷认为这就是对北爱尔兰不忠

  赛后杰拉德在摄像机前猖獗庆祝的镜头让人印象深刻

  于是战争竣事后,流离者队开始把宗教争端成长到了球场上,他们抉择:不签任何天主教球员。

  这个禁忌直到1989年格雷姆索内斯(Graeme Souness)聘用莫约翰斯顿(Mo Johnston)才算竣事。相对而言,凯尔特人的宗教政策稍显宽松,球队汗青上的著名流物都是新教徒。好比约克·斯坦、肯尼·达格利什以及丹尼·麦克格伦。